棋圈柯笑,不卡姜,古李,亮光,光亮脑洞瞎写存粮处。棋圈全员党,目前朴廷桓本命,无节操,乱爬墙乱拉郎,希望天下大同

棋魂 纯属意外(亮光交换身体)14

前13章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5099143623

14

在客厅同光的父母吃完饭后,亮光上了楼。

光惊讶地发现,自己略显凌乱的卧室变得窗明几净,整洁清爽。

“塔矢……这是你收拾的?”

“嗯,只是略做整理……进藤,你房间太乱了!”亮大方承认,顺道责备光,“而且……”从书籍中抽了本杂志递给光,“这种东西……我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合适……”

光一看十八禁封面,脸就不争气的红了,门肋先生塞给自己的生日贺礼,竟然被塔矢看到了!感觉到自己脸颊升起的温度,他有些羞恼,吼道,“塔矢,你不要乱动我的东西!”

想了下还是硬起头皮解释,“这个……不是我买的,是别人偷偷塞到我背包里的礼物!”

“可你还是收了,放在家里?”

光心虚地扭过头,“说什么呐!你才是吧!以后……不要随便收奇怪的东西!”

“你是说我以后可以自由决定你礼物的处置?”想到上次自己代替进藤收了他青梅竹马织的手套,心头不知道怎的一直不舒服。

“嗯……你看着办吧!”光一心想要摆脱这个话题,随口应道,“好了,好了,下棋!”

亮光下了盘棋后,已至夜深。两个人一前一后去浴室洗漱。
看到光顶着湿发,没全干的发稍往下滴滴哒哒滴着水,心想既然这人已经这样上楼了,自己让他下去吹干,一定会被拒绝。完美主义强迫症的塔矢亮默默起身,下楼取了电吹风上来。 
光看到亮手上的东西却摆手拒绝,“让它自然风干好了!老用电吹风对发质不好!”这是染他刘海的发型师说的。 
“我头发长,自然干燥需要等待很久……”亮放下电吹风,改拿起毛巾擦他湿漉漉的头发。 
“喂喂塔矢!我,我自己来就好……”光一把夺过毛巾,有些窘迫地往头上胡乱地擦拭着。 
虽然塔矢是想弄好他自己的头发,但这样接触过于亲昵了,总觉得怪怪的,难为情啊。
“进藤你……”这样没章法地揉弄就不会有损发质了吗?亮有些无语。  
“塔矢,我睡床!”光指着一旁榻榻米上新放的绵白床品,“你去睡地板!” 
“进藤……谢谢你如此妥善地照顾我的身体!”看到他这举动,亮笑得不怀好意。 
“什,什么意思?!” 
“让我的身体能在更舒适的床榻上安睡,而任凭自己的身体躺地面……” 
“啊啊啊!这不行!”他怎么先前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一想到自己的身体睡个觉被搁得腰酸背痛,光就觉得心痛!赶紧抗议。 
“进藤?” 
“塔矢,你给我上来!”好吧,没办法了,不能放任自己身体不管啊! 
“什么?” 
“我是说你也睡床上……”为什么这话说出来感觉有些羞耻啊!光有些懊恼地抓了抓头发。 
“可这是单人床……”能挤得下吗? 
“你怎么这么啰嗦,说了喊你上……”光话没说完,亮已挎了过来,掀开被盖,躺下。 
果然真的很挤……他们甚至能感受到彼此温热的呼吸…… 
这么微妙的气氛…… 
亮光两人不约而同红了脸,赶紧都翻过身背对背。 
半夜,亮睡得迷糊间感觉有不明物体靠近, 敏感的他陡然被惊醒,睁开眼,
 原来是阖眼的进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自己怀里,磨蹭着找到自认为舒服的位置,依靠着,暖暖的睡着…… 
亮有些苦笑不得,进藤他怎么就像…… 
他想起有天看见的一家屋檐下一窝相互依偎取暖的小猫仔,就跟进藤挺像…… 
伸出手捋了捋光睡得凌乱的发丝, 
真庆幸,你的成长,我陪伴在侧,今后,也一起努力吧……一股温热的暖流淌进他心扉,心头满是欢喜与庆幸,千头万绪,萦绕不散…… 
第二日 
“啊啊啊_!!”亮还没完全清醒,就听到自己往常那低沉微沙的声音被吼得变了音调。 
“进藤?”大清早你在叫什么……感觉被人一把奋力推开,亮迷迷糊糊睁开眼,伸手按住震得有点疼的右耳。

见鬼!自己,自己怎么会睡在塔矢怀里!还被他拦腰搂住!!

光觉得自己的心脏受了一百点重击!慌不择路下,只有手推脚踢逃离亮的影响圈。

他,他脸烫得都可以煮开水了!旁边这个可恶的始作俑者竟然还没睡醒似的懵懵懂懂地瞅着他!

所以,晚醒的人才幸福啊!

“进藤,你的起床气真大……踢得我有些痛……”亮一脸无辜的喃喃抱怨,悠悠坐起身。虽然昨晚下棋到很晚,但被进藤这么一闹腾,瞌睡倒也去了七八分。

“才不是起床气呐!”光跳下床,穿了拖鞋下楼,他暂时不想看到塔矢……

呃……其实他气的是刚才半梦半醒间,竟然觉得周遭温暖舒适,万分惬意……真是,见了鬼了!
(早上醒了就不认识枕边人了,真是可怜了小老师呐……哈哈哈哈……革命尚未成功,小老师加油!)


评论
热度(37)

© 月下舞飞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