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圈柯笑,不卡姜,古李,亮光,光亮脑洞瞎写存粮处。

棋魂亮光abo脑洞4

就像刚配眼镜的人经常遗忘眼镜一般,才刚分化的光忘记带抑制剂这种事情会出现实在是很正常,他本来就天性散漫不拘小节。只是……

“塔矢!你,你离我远点!”自从上次被他咬过脖子之后,自己就变得有些不正常,有天晚上竟然梦到自己和塔矢不可描述,第二日清晨醒后,双腿之间竟然黏糊一片……

啊啊啊啊啊,他性幻想的对象应该是……他也不知道该是谁!可怎么也不该是塔矢啊啊啊啊啊!

都不能直视他了好吗!

“进藤,你这么大的反应做什么?难道……”亮上下打量了他,在光的拒绝下,他并没有靠得太近,可依然能隐隐嗅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清新香气……“你没喝抑制剂?”

“今天睡过头,直接出门,忘记带了……”知道瞒不过观察力敏锐的塔矢,光索性干脆承认。

“那你不回去取?”亮挑眉。

“棋赛马上要开始了。”光懊恼。

“进藤,你该不会不知道,棋院禁止发情期未服用抑制剂的棋士参赛吧?”

“啊?!”

“真不知道?上次棋院不是有发放规章手册吗?”

“谁有事没事看那本破书啊!”

成功引得亮嘴角微抽。

“那你打算怎么办?”

棋院O是很少,正值发情期的O更是少上加少!A的药剂可能借得到,但O的……“我……不知道……”光有些心虚地低下头,不敢去看亮的脸,前几日那种灼热的感觉又开始积聚作乱,他收紧了双臂搂住自己,努力抵抗起这种空虚难耐的感觉……

“笨蛋!”这个白痴,为什么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看着光的脸颊慢慢又开始发红,亮有些恼火,一把将光扯进怀里。

“想参赛就别乱动!”感觉到了光的挣扎,亮凭借身体优势桎梏住,况且O天生对曾标记过他的A有着天然的依顺感,要制住他并不难。

又,又要被……

光理不清自己的心情……

其实他并没有口头上说的那样厌恶这种接触……相反,后颈皮肤被塔矢的牙齿叼起,腺体被划破所带来的刺痛颤栗感,莫名的令人兴奋……

他担心的是,万一,恋上了这种感觉,以后,该怎么办啊……

评论(2)
热度(43)

© 一舞动璇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