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圈柯笑,不卡姜,古李,亮光,光亮脑洞瞎写存粮处。

【原创】棋魂亮BG文——棋魂棋缘(亮篇)

前17章在链接里,这个18章是因为死活丢不上百度啊,只有丢在这里了https://tieba.baidu.com/p/4949595501?pid=105761489570&cid=106013376162#106013376162

18
此次三国青少混双邀请赛由日本抹茶企业赞助,举办地自然为宇治市酒店
酒店大堂 
安太善将钥匙交给李恩曦,“恩曦,你和永夏之间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吗?就这样散了真的很可惜!”
“老师,你不用再劝了!我才不要再和他组队!他那个人自以为是,眼高于顶,和他下盘棋要遭气半天!上个月他竟然说我人丑棋臭!我承认我棋下得一般,但是他说我丑,说我丑……”李恩曦回忆起高永夏批斗她时那副居高临下不可一世的样子,气得发抖。她可是本国no.1美少女棋手,可他竟然……“只有金慧雅这样温柔的人才忍得下他那个烂脾气!就让他们搭档好了!我就和秀英组合挺好的!除非那个人亲口道歉,否则……我才不要再和他下!”李恩曦是韩国某大型企业集团会长的千金,从小娇生惯养任意妄为,性子和高永夏一样也是我行我素,他俩搭档确实是火星撞地球,容易起摩擦。
让永夏给她道歉……怕更刺激永夏在公众场合上语出讥讽吧!安太善相当无奈。
安太善回到房间,看到那个坐在窗边的桀骜少年,忍不住又开口,“永夏,你和恩曦……”
“无所谓,对于自我认识如此不清醒的人,我才不屑和她绑在一起!”高永夏摆手,不以为然。

此刻中 国队参赛六人都挤在顾尧和张旭的房间里。
“小璇,我要和小绫对局……”顾尧扯了下额前刘海。上次北斗杯,自己序盘有些轻敌,那局棋下得并不完美,虽然最终他取胜了,但自己对那盘棋还是不完全满意,一直想着如果有下次……
“好啊!那你出力,把我们这半区的先清干净吧!”撩了撩黑长直发,苏璇扯开一抹邪笑,“不过其实也不用这么麻烦……我说你想和她下棋的话,干脆把自己的证件都销毁再冲进下水道,趁杨指导帮你补办时,逗留岛国,联系棋院,再和她大战三百回合!”
“璇子这个主意不错,要不要我们帮你撕?”季妍第一个附和,嘴角挂着一丝看好戏的笑。
“尧老二,反正你嫁到东 瀛了,你棋院里那些家当我们就瓜 分了哈!”楚晗也同意,顺带提出新建议。
“璇儿,他的衣服呢?要不要弄成行李遗失?尧儿,我们两个身材差不多,这些衣服就归我了哈!”张旭眼睛朝行李箱瞟去。
连最老实的赵石也向他投来:尧哥你真不回去啦?这样询问的眼神。
“喂喂我说你们差不多点!真是阿轩不在要翻天?小璇你有本事怼阿轩去!”真是服了青少队这帮以她为首的流氓悍匪了!
搞不懂她为何明明生得一副绝代风华的好皮囊,内里却装着个麻辣彪悍的女皇性子,相比之下,还是清丽水灵的小绫可爱多了……

正在酒店办理入住手续的日 本队 
“塔矢,你不和藤原住一起吗?”进藤光揶揄道,眸带戏谑。
塔矢亮闻言一僵,续又恢复,“进藤,你胡说什么!我当然是和你一个房间……”只是明知进藤是开玩笑,还是控制不住红了俊脸。

藤原绫樱井千汐房间
“阿!好紧张,明天就要对弈了!干脆我们来说点别的轻松的吧!”樱井千汐放下行李,“藤原你知道塔矢君什么时候和进藤君开始交往的不?”
藤原绫不可思议地盯着樱井。什么意思?她怎么不知道亮和进藤是这种关系?
“什么嘛!看你这表情,连你也不知道他们交往了啊!呵呵,我也是听其他朋友透露的……然后这几天悄悄观察了下,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樱井千汐故作神秘。
“你看到什么了?”藤原绫微笑。
“呵呵呵呵……塔矢君果然与进藤君同,住,一,间,房!进藤君靠近塔矢君小声地说了什么后,塔矢君脸上浮现出可疑的红晕,这是关门后要发生什么不可言说的事吗?”樱井的腐女之魂熊熊燃烧。
这时藤原绫手机收到了塔矢亮发来的房间号码短信。他俩要是真在房间里做什么禁忌的事情,亮用得着把这个发给自己?藤原绫握着手机,自己和樱井接触的真的是同一个塔矢亮?
“说起来,塔矢君在棋院都不怎么搭理我们的,独独对进藤君很特别……所有的情绪都给了他!不愧是命定的恋人阿!”樱井继续感慨。
樱井这些乱七糟八添油加醋的猜想她听不下去了,不如直接去找亮吧。藤原绫起身,“樱井,我出去一下,晚点回来。”
“耶?藤原,你去哪儿?”
“你不是说塔矢和进藤之间有猫腻吗?我帮你去看看!”她知道怎么吊这人胃口。
“好,你快去!”樱井果然双目放光,推她出门。

塔矢亮进藤光房间
亮光一前一后进屋。进藤光四肢摊开往床后倒,舒服地喟叹:“呼_终于到了,休息一下吧!”刚在床上打了个滚,却见塔矢亮拉开行李包,取出一叠纸……
“塔矢,你还带了这么多资料啊?这么严肃认真干什么!不过是观赏性居多的混双赛!尽力而为就好!”他最近被手合和几大头衔预选赛折磨得够呛,相对而言,混双赛真的算是稍微能喘口气的赛事了!塔矢照理说应该和他感觉相同才对,这家伙不怕疲劳过度吗?
“说这样的话……进藤,知道你第一场的对手是谁吗?!”塔矢亮蹙眉不悦道。
“谁啊?”进藤光答得随意,心里却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就知道你没看!”塔矢亮拿出对局册,交给进藤光。
“高永夏?!”进藤光起身接过对局册,一看上面对手的名字,无名火顿起。
塔矢亮于是又递给他几页纸。
“这是……?”
“他最近两个月的棋谱!你最近不是忙本因坊循环赛,十段和棋圣预选赛吗?可能没时间收集……”塔矢亮絮絮阐述着,微沙的嗓音,在安静的房间中响起,听起来很舒服。
“那你有时间?你不是更忙?”他的头衔赛比自己还多两个,不是应该累得要死吗?还有精力找这个?进藤光感激之余有些惊讶。
“父亲有个弟子最近刚好进了韩国棋院做棋赛记录工作,顺道找的。”
“塔矢,你这人有时候,还算靠谱!”进藤光一把揽过塔矢亮肩膀,笑得阳光灿烂,“好,我看看,明天把他打得满地找牙!”进藤光握拳,斗志汹涌澎湃。
见进藤光斗志昂扬,塔矢亮忍不住也柔软轻笑,“嗯,一起排几局吧……”
过了会儿,绫抵达塔矢亮进藤光的房门前,按下门铃。
“藤原,来得正好,你看这手该往哪儿下!”来开门的进藤光怒气冲冲,显然此刻又和塔矢亮陷入争执中。
“你们……这是在研究谁的棋啊?”绫进了房间走到桌前。
“高永夏!”两人异口同声嚷道。
……
注:话说清春到哪儿去了?
清春晕车身体不适休息中。

评论
热度(1)

© 一舞动璇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