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圈柯笑,不卡姜,古李,亮光,光亮脑洞瞎写存粮处。棋圈全员党,目前朴廷桓本命,无节操,乱爬墙乱拉郎,希望天下大同

(网游)男真腹黑女伪小白——扮猪吃狐狸(第X章 拉郎配)

黎悦刚吃完晚饭爬回仙魔,就见夕梦晓蝶发来悄悄话:
【私语】夕梦晓蝶:九月,老实交代,你啥时候跟白衣勾搭上的?
黎悦微愣,看这语气,应该是正主无疑。
【私语】九黎月落:小蝶你回来了?
【私语】夕梦晓蝶:嗯哼…再不回来,姐的名声都要被你们仨给败光了!加我Q,给你看点东西!
互加好友后,对方丢给她几个链接:
仙魔套路深,四人行,大神们的cp混战修罗场!
一男二女还是一女两男?人妖?妖人?傻傻分不清楚!
人间自有真情在,给个九月让我爱!
…………
真是……光看题目就能猜到内容有多销魂欲罢不能!
哎呦,这个强!上面那些不算什么,来给你看个神文:
对方似乎翻到了更有意思的,催促着黎悦点进去:

原创(花x月)孤月葬花
工匠在很久很久以前,其实不是工匠,那时的他,是个艺高人胆大的红名大恶人,满手血腥一身杀戮罪恶滔天,后来他遇到了女剑,拔剑出鞘九黎月落纤手屠龙大杀四方的女剑。他以为她和他是同类,不曾想他的满腔热情一门心思却遭到了对方的嗤之以鼻。
你要怎样才肯答应和我在一起?
大抵也得你这屠夫洗清罪孽立地成佛的那天罢。
女剑随口说说,并未上心。恶人却真的删了号,从头当起了工匠。或许,这血雨江湖他也厌了,愿为她酿一壶清酒,种一树桃花。
有人愿意做装备,女剑自是乐得逍遥,身为帮主,她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又哪里会顾及到工匠的小心思。
金盆洗手,说来容易,实则……就算工匠,也会有做出装备不尽如客人意,或者遇到刁民的时候。
一次,过来取装备,顺道击退了麻烦后,女剑评论:你需要人保护。
可谁愿意庇佑一个曾经恶贯满盈声名狼藉的恶人?
原来风雨江湖路,一回首,一转身,他竟没有一个亲友。
工匠偷偷地练起了舞娘,一个干干净净不滥杀无辜的看门爆裂娘____夕梦晓蝶。女剑来看过,她以为那是真的女孩子。她说真好,艳福不浅啊,你有伴了!没有半分异样情愫,他只得苦笑。
后来有一天,他从世界频道上看到她结婚的信息。那天他关门谢客,关了电脑,却仍坐在屏幕前,一口口吞下冷酒。
当她告诉他,那是为做任务而闪婚,他觉得自己又复活过来。他拒绝去思考她为何自始自终没有考虑过他,因为那样的纠结会让他有再度删号的冲动。
他继续做着他的装备,水平越来越高。仙魔中的能人都以拥有花爷出品的暗金装备自豪,而他却知道,最好的孤品,永远只留给她。
日复一日单调地采矿合成,只为贪恋她来取货时的只字片语,她是他的毒,他的劫数。
流年似水,院内桃色开谢,庄周梦蝶醉花荫,自始自终,他都是一个人,一切不过,一场痴妄。
注:本文乃作者脑洞,切勿上升真人。
be结局一向不失欲求未满的读者,于是主楼底下跟帖者众:
一楼:求在一起!
二楼:不在一起天理难容!
三楼:花月CP可逆不可拆!
四楼:感觉男主好苦逼!
五楼:抱花爷,你们都不要花爷是不是,我领走了!
六楼:男主是不是作者啊?通篇行文忒伤情!
七楼:盖章!我们服的真人真事!我身上还有花爷做的装备!
八楼:观光党,我给你们指路,电信1服
九楼:我考!一服!
十楼:是啊,花爷和九月都是大神!
十一楼:是3vs3那个九月和小蝶吗?
……

QQ上对方还在持续发表感想:
夕梦晓蝶:哈哈哈哈(笑毙表情),九月你看完没?我都要笑哭了,这谁写的,太有才了! 
黎悦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这文确实如晓蝶所说,让他们几个当事人看得呃……哭笑不得!
千璃冷月:反正不是我写的……话说这都是些什么鬼?
夕梦晓蝶:嗯,只能说写文的,脑洞开得是有多大啊这是!呃……你不知道仙魔故事征集大赛?这些都是参赛文章啊!
千璃冷月:故事?最近忙着准备3VS3,上论坛基本只翻攻略,没注意其他版块。
等等……这集狗血煽情与一身的网游言情小说,这种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清水暧昧写作手法……这ID!果然……这个家伙真是!混到哪儿,乱七八糟的文就写到哪儿!读什么经管学院啊,当初就该进文学院,要么当写手,要么做狗仔!
千璃冷月:小蝶,我处理点私事,等会儿给你聊。
“我说魔女瑜瑜,你最近在论坛上写的那个守株待兔故事,征求过剧中人的同意了吗?”
“守株待兔?什么?”郑初瑜正和钱秦压马路,突然接到黎悦的问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主要内容大概是某苦逼男,守着个店,抱着装备,静待佳人……”随着黎悦娓娓道来,郑初瑜顿时被吓得花容失色!这次仙魔故事征集大赛为求真情实感,玩家需用20级以上的ID进行认证发帖。正因为知道悦悦她从来只逛技术分坛不逛八卦分坛,自己才敢用大号发那帖子……可,这是哪阵风刮得不对啊!悦悦怎么也开始混灌水区了啊?!这不科学!
“悦悦,呃那个……你们名气比较大嘛,能吸引更多人看嘛……只是借用下大名,进行一下艺术加工……” 郑初瑜自知无理,回答得吞吞吐吐。
“呵,敢情大小姐你也知道那文除了ID,都是乱掰啊!把我写成这番……今天醉兄的女朋友加我Q了,你说吧,这事怎么收尾?!”黎悦冷哼。若这文在坛子里持续被顶到首页,真像回复里说的那样,来群人到电信一区,她倒无所谓,但小蝶醉兄好端端的日子被些观光党打扰也是烦人的事啊!万一醉兄一烦了搁担子不玩了,她的装备……
“我我我……悦悦,我错了!我没想到那文会让你变小三,我回去了立刻弥补……” 郑初瑜的思考重点却与她不一样,这个时候广大人民群众是听不进去解释的,她当时文末的“注:本文乃作者脑洞,切勿上升真人。”不是没人管吗,如今之际,唯有……
于是,仙魔八卦论坛晚上又多了一帖:
(花X白)一笑醉春风
少年携伴走天涯,一剑一法闯天下。他们苍山寻梅,任凭落雪满肩; 柳林携行,江畔垂钓戏锦鲤;也曾鄙夷天下,杀上九重宫阙……从混沌传说,盛世,到乱唐,江湖险恶,他们一路走来,风雨同行共同成长,再后来一起组建战队,所到之处,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直至某日,花放下手中的法杖,犹如丟掉玉玺的君王。
"腻了。
没有特别的理由,只是腻了。"
队伍里其他帮众表示不理解,身为最好搭档的白却替花挡住了所有质疑和怨愤,给予他充分的信任与宽容。只说了一句:
"我等你,回来。"
花虽那么说,最后却并没有真正离开过。终是不忍,留白一人仗剑,孤单江湖行。
只是,世界嘈杂,人渐疲惫。
"换个游戏吧,如果这个腻了,仙魔怎样?"
"我练了工匠。"花对白说,心里想着:如果不能同场杀敌,那便成为你的盔甲罢。
"我选的道士。"白朗笑,"你最擅长的角色,想玩的时候,随时可以拿去用!"白衣御风这号是为花建的,名字自然也是为花取的,那是白记忆中对花最初的一瞥:长安城边团战,少年御法突围,身若游龙,白衣翻飞间,一切静归湮灭。
即使换了身份,人生重启,有些人也注定叱咤风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于是又开始了另一段江湖传说。
花荫一醉,仙魔最牛工匠,极品注灵装备制造者。
白衣御风,仙魔最强道士,等级榜PK榜长期排行第一的大神。
白不逼不催,因为身上道冠道袍拂尘腰带仙履玉佩,无一不出自花之手,操纵着这个ID,用着花最擅长的攻击方式,他懂,其实,花一直都在身旁,自己从来不失陪伴。
所幸,最终不负等待。
3VS3跨服赛前夕,花主动要求归队。
真的想好了?
嗯。
欢迎回来。
彼时年少,他们一起走过许多路,打过激烈城战,看过万千风景,至今多年仍记忆犹新,此生何其有幸,得此益友,并肩征战仙魔。
恭喜,最佳搭档,王者归来。
注:本故事乃子虚乌有娱乐之作,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在如今天下大腐的局势下,论坛吃瓜观众果然踊跃回帖:
一楼:看了这篇宣布爬墙了,老娘要重新站花白!
二楼:嘤嘤嘤嘤,白衣小天使,太口爱了!
三楼:靠,感觉被作者玩弄了,到底哪个故事才是真的?
四楼: 就是!前篇虐,这篇暖,又哭又笑,我快神经了!
五楼:这个是假的!花爷早就出名了,我以前在盛世YY里就听说过这个人,他一直只倒腾材料!
六楼:楼上的,懂不懂啥叫艺术加工!
七楼:好羡慕男人间的友(爱)情,真想有个兄弟陪我一起浪!
八楼:好喜欢花爷啊!十项全能棒棒哒!
九楼: 据相关内部人士透露,白花之间绝对有猫腻!不是有人扒小蝶那个号的真正操作者是花爷吗?据说花爷以前从不打竞技!没想到玩得这么溜!
十楼:花白从来不是单箭头!
十一楼:信息量好大!强烈要求作者更新故事第二季!
……

评论

© 月下舞飞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