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圈柯笑,不卡姜,古李,亮光,光亮脑洞瞎写存粮处。

【逸真刃逸刃钰刃】所等何人2——聘礼与嫁妆

食用说明:所等何人是清水暧昧文,偏电视剧正剧向,而之后加了编号的则是耽美篇外,可能出现刃逸,刃钰,钰刃,逸真,也许会有肉,长短以及文风不定,以作者当时脑洞形状决定一切。

此篇紧接正文

【刃逸逸真刃钰 】——所等何人

"裴钰,你不去辅佐天逸,跟着我做什么!"风刃像高傲的天鹅,连拈花摘叶的姿势都从骨子里透出风雅。
    "他担心您身体,特命属下前来照顾!"明知先前风家双方皆是套路托词,裴钰仍不放心再探看了番,确实风刃无恙后,"方才属下逾矩,请陛下责罚!"
风刃闻言恍然想起自己似乎很久没训斥过裴钰了……是从何时起?想不到自己竟后知后觉到这地步!罢了!自天逸离开,自己散淡的性子益发随性清冷,若不是身旁这块暖玉偎着,怕是早结了冰了!

说到底,居于红尘中,天逸没能逃得过情字,他风刃何曾窥破?
"你做错什么了?"风刃剑眉微挑。风家小狐狸精于算计,裴钰入了他的局,被中计利用后,还要倒蚀一把米!自家侄儿机灵聪慧,风刃是暗自称赞的,所以刚才他其实也没生多大的气,更多是被侄子作了棋子面子过不去罢。

此刻见他家忠犬欲言又止,风刃禁不住轻呵出声,"说吧,你怎么得罪天逸了?……是因为羽还真?"裴钰和羽还真出场的时辰不对,很明显天逸就是故意让他看到,让他降罪裴钰!
    这些年天逸行踪不定,裴钰常伴自己身侧,两人照理应该接触得极少。倒是羽还真,虽然同样在外历练,但每年固定的几个特殊日子都会回南羽都来祭拜他姐姐雪飞霜。
    "天逸找你所要何物?"他们似乎在赌一件珍贵材料。
    "鲛人珠。"裴钰无奈坦言道。
    三字一出,风刃了然。再这样下去,下次天逸是要帮羽还真摘月了!哎,都是些不省心的!叹气,从袖中取出柄银羽状钥匙递给裴钰,"去,要是瞧见什么还看得上眼的,就搬回你府上罢。"天逸定是以为他会罚裴钰,如此他就偏要赏裴钰!想看热闹?偏不遂他的愿。

"陛下,这……"太珍贵了,裴钰迟疑着并未接下。

见状,风刃直接将裴钰的手拉过来掰平放上钥匙按紧,动作优雅流畅一气呵成,"天逸拿了裴家族珍,你看挪点什么东西以物易物,也好堵住悠悠众口。"

"还是陛下考虑周全!"掌心相触,感受到钥匙上残留着些许风刃的味道,裴钰俊脸微红。

看着窘迫的部下,风刃有些哭笑不得:都宠成这样了,有些话还用说明?非要他找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才肯收下,裴钰啊……

满意地看着裴钰收好了钥匙,风刃斜瞄了眼肩头留下的淡淡水痕。天逸也是,这么大的人了,哭起来还姿态全无。

"裴钰,命人将泉筑打扫干净,我要沐浴。"拂了拂衣袖,风刃轻声道。

"是。"
当晚矿泉浴罢,眠于行宫床榻上的风刃做了个梦,梦里裴钰如是说:"你家收了我的聘礼,自是要奉上嫁妆,但在我眼中,那满室的珠宝不及你万分之一,我看上你了,搬回我府上可好?"

_______the end




评论(10)
热度(35)

© 一舞动璇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