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圈柯笑,不卡姜,古李,亮光,光亮脑洞瞎写存粮处。

【刃逸逸真刃钰 】——所等何人

 "皇叔——"又来了?风刃瞅着精准投入他怀中,颤抖双肩哭得像团白毛鹌鹑的亲亲好侄儿,无力感再度袭上。维持着面部表情波澜不惊,风刃心中一万头羊驼呼啸而过。谁说澜州大地羽皇陛下妖艳邪妄霸气傲人了!明明就是只没长大老爱闯祸的哈士奇,反正知道捅出再大的篓子,也有自己替他补上!MD老子又不是他爸又不是他妈又不是伟大的女娲!(以上是无良作者魂穿天下第一好皇叔发出的万年咆哮,向吓到的亲们说声Sorry,亲们,别走,以下才是正剧)
   "天逸,你怎么了?"罢了,谁让自己无底线一再退让,熬鹰熬成红眼兔也是自己惯的。
   "皇叔,我找到了茯苓,可她却和白庭钧好了!我等了她十年!十年啊!皇叔……皇叔,呜……"终于找到了依靠兼吐槽对象,风天逸豆大的眼泪反正不要钱啪唧哔叽往下掉,一时间,涕泪横飞,羽皇变成好哭鬼。
    风刃招手屏退随从,一旁的裴钰躬身告退时不由暗叹自己命人给陛下新做的外袍又报废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再抢?"明明刚过而立,却已鬓发如霜,连曾经澄清碧蓝的眸中都染上了颓废浅灰,他的侄儿,曾经那么桀骜不驯不可一世,如今却断翅受伤哽咽抽涕,当真是命运弄人!早知道结局如此,真该在当初茵梦的琴被那臭丫头摔坏之时就杀了她,天逸也不至于陷得这么深!风刃此刻心头像被鞭抽了似的生痛。
    "……我不知道。"风天逸默了半响,闷出一句。四处寻觅多时,却未料到再见人事已非,以为茯苓是识得自己的,未曾想二八少女变成稚嫩幼童,却是对着青梅竹马白庭钧笑得天真烂漫,害自己满腹相思只能烂在肚中。
    "天逸,你有没有想过,你对易茯苓的情愫,其实始于星流花神。天地万物枯荣有序,缘起缘灭,自有其定数。"风刃抬手轻拂了下侄儿的雪丝,心疼难抑:自己尚未白发,天逸却——
     "皇叔,难道一切只是侄儿执念作祟?"风天逸抬头,长睫上还挂着尚未滴落的泪珠,可怜无措地看着叔叔。为何面对茯苓转生,没有了再认的勇气?当中原由,风天逸一直拒绝面对,不愿细究。终在见到最信赖的叔叔时,小心翼翼地吐出心中困惑。
    "过往已逝,多思无益。天逸,十年了,你难道还看不分明?易茯苓若真是你命定之人,为何将你遗忘殆尽?从未寻你?"等待多年,给够了时间机会,风刃觉得是时候敲醒这个为情放逐的不肖侄子了。将风天逸扶正,"你是羽族的皇!有义务为羽族的荣誉而奋斗!这肩上的担子,你是要让叔叔替你扛一辈子吗?"这些年,朝堂上风云变幻,政权更迭,人羽大战,两败俱伤,百废待兴---诸事繁忙,他风刃未曾推脱,皆亲力亲为。新羽皇的勤政爱民不觉间压过了往昔摄政时的严苛暴行,风刃在民众间的地位早已远超短暂即位便消失无踪的旧任羽皇。他是不怕辛劳,却怕他亲手熬出的鹰,折了翅膀跟着心也没了,彻底变成废鸟!
    "你一直等着易茯苓,可曾想过,又有多少人一直等着你!你的羽族,这是你一辈子都不应卸下的重任!"风刃按住风天逸双肩,看向他的眼睛,正色道:"为皇者当心怀天下!这些年你走过不少路,到过不少地方,居上位施政者对普罗大众的影响,不用我多说罢。皇叔不相信在你心中就窄得只能装下易茯苓一人!"许多话,以为天逸懂,本不想多言。但他若执意逃避,自己索性挑明了。
    "对不起,皇叔,我错了。"风天逸眼中多了半丝清明,半丝悔意。"今后不会让你这么辛劳!"其实早就知道,只是下意识不愿面对,安慰着自己,江山有皇叔在,不会有问题,只是自己的任意妄为,怕是害苦了皇叔。
    "若真心悔改,今晚就留在殿中,把桌上的奏章都给批了!"察觉到侄子神情中的细微改变,似乎那个认识易茯苓之前运筹帷幄自信狂妄的风天逸又回来了!按捺住狂喜的内心,风刃试探着说道。
    "皇叔……"怎么这么多!风天逸揉额。
    "怎么?还有异议?"忍不住,风刃终是笑出声来。他的侄儿,等了十年,终是归来!他就知道,天逸终是那能翱翔于九州的雄鹰,绝不会为小情小爱所桎梏!
    "侄儿在外游历远离朝堂多年,对政事多有疏漏,仓促批阅,恐行事差错招来臣子不满啊!"某人开始撒娇,"侄儿却是不忍再劳烦皇叔,可如今从灵瞳木他们也不在了……我看裴钰不错,不若皇叔将他赠与我,做我的幕僚?"
    "天逸,羽还真不是一直和你有联系吗?那小子可比裴钰听你话多了!"一向宠溺侄子,对他所提要求几乎有应必许,若是没有创造条件也要给予的叔叔,此时却罕见地婉拒了他。
    "皇叔,羽还真是能为我所用,可他为人单纯,这朝堂之事怕是没裴钰这么娴熟吧!皇叔一向知人善用,此刻却——怎么,舍不得?"风天翼歪头凑近风刃,笑得意味深长。
    "是又如何?"话题转得这么快,这小子在打什么鬼主意?风刃知道事有蹊跷,但仍决定随内心说出那话来。裴钰---那个亦步亦趋追随着自己的身影,从少年至中年,岁月如水逝过,他却一直聪明又安静,什么该说什么能做,方寸拿捏得……无法不讨人喜欢。再说这十年……
    "如此甚好!裴钰,羽还真,出来!"风刃才恍神片刻,裴钰羽还真竟已站在自己面前。
    "参见羽皇,羽皇陛下!"前任现任两个羽皇皆长身玉立于身前,羽还真不知道该向谁先行礼,局促不安,唤了两次羽皇,点了两次额,白皙的圆脸顿时涨红起来。
    "陛下。"扯掉羽还真给的隐身斗篷,裴钰面向风刃,行点额礼后单膝跪地。风天逸这时候将他叫出来,他已经知道遭了!怕是自己跪下,也不能消主上的气了!
    "裴钰,愿赌服输,别忘了明天派人把材料送给羽还真!"风天逸唇角微扬,在裴钰看来,欠扁之极!
    那是他家族珍宝,却不知怎的消息传到了四处搜集奇材的羽还真那儿。东西不能随意贩卖,所以裴钰随口报了个天价,果然吓坏了出身平寒,这几年虽赚了些小钱,却投入了更多买材料的澜州第一机关师。
    打发走了羽还真,没两日,不曾想竟惹上更难缠的登门入室。
    有多久没见到前任羽皇?裴钰万没想到再见时,听到的第一句竟是:

"裴钰,你追随我皇叔甚久,可曾想过我皇叔怎样看你?"
    风天逸是一个令人很难看透的人,在拒绝羽还真时,裴钰不是没有想过背后买主也许是风天逸,这些年的察颜观色洞察人情,裴钰自是想过好几套应付法子,却不曾想风天逸能一语将军:"想不想听我皇叔亲口说出在乎?"风刃何其内敛。即使身居风刃心腹位置多年,裴钰也从来没有奢望过更多。以前的摄政王在自己幼时,尚能称赞两句,现在的羽皇,更多时候只是点头默许。肯定的话语,似乎很久都没听到过了。虽然自己的权力越来越大,可,却总觉得缺了什么……于是,明知眼前这个人满怀算计不可信,知道是陷阱,是布好的局,他还是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裴钰!"才在心头赞扬了他行事稳妥,没想到他竟联合天逸整这招!可真是他的好侄儿好部下啊!"陛下刚回宫,诸事未稳,既然如此器重你,开口向我要人,你且辅佐他吧!天逸这几日秋凉,时觉有些昏沉,容我先行告退!"不待风天逸发话,风刃振袖展翼便向外飞走!

"陛下!"裴钰这下真的慌了!他错了!陛下的心意,陛下的为人,自己再了解不过了,当初为何要受风天逸的蛊惑,去强求那一字片语呢!

爱看戏的风天逸终于见到了从小到大裴钰面部表情最焦急的样子。哎呀呀,他还以为裴钰只有冷静自持的样儿呢,特别是跟久了皇叔,都快变成扑克脸了。没想到也有皱眉咬唇要哭的时候!有意思,真有意思!不过玩归玩,过犹不及还是他不想看到的。

"裴钰,本皇改变主意了,既然皇叔身体不适,你还是先照顾他吧!"裴钰欲哭无泪,赶紧振翼追随自己主上而去。

风天逸目送两人一前一后飞离。

他还记得那天小狗苦着一张脸吞吞吐吐找自己帮忙的样子。敢坑羽还真,也不看看他的主人是谁?!好走不送,以皇叔那傲娇别扭性子,裴护卫,恭喜你回府长跪不起!皇叔如愿上套,虽说以他缜密的心思,有可能早以发现蛛丝马迹,但他愿意踏进来就表明自己做对了!风天逸此刻心情大好。

"羽还真,你留下!"光顾着看戏,没想身边这家伙也以为自己功成可以身退了,伏了身展翅欲飞。
    "陛下?"收了翅,羽还真满脸不解看向风天翼。
    "帮我把桌上那堆烦人的东西看了,再挑几本重要的丢过来!"风天逸搜的一鞭抽向桌面,自己则慢条斯理地躺倒在皇榻上一副悠然自得样。
    "水灾……""毒蝗……""怪病……""贪污……""饥荒……""干旱……""陛下,这些都很重要啊!这,陛下你不能不看啊!"眼见羽皇把自己呈上的奏折,东一本"胡说八道!"西一本"杞人忧天"南一本"怪力乱神"北一本"这人老糊涂了!"给丢得到处都是!羽还真着急得满屋追着接奏折,忙得汗流满面。
    "算了,羽还真,你下去吧!"羽还真这蠢萌小白做机械是一把好手,政事还真不行啊!早知道刚才就让裴钰留下来,等皇叔将来气消后自己后悔撞墙去!哎哎,自己就是太心软---身旁没有幕僚相助,无奈之下打算挑灯夜战的羽皇殿下,心头迅速燃起重启菁英会的计划。

奏折看得无聊了,风天逸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额前垂下的几缕发丝,"哎羽还真这家伙帮我炼的这驻颜丹我是现在吃呢,还是过几日吃呢?顶着这头白毛--好丑!"反正皇叔也见着了,皇叔心疼的眼神自己也看见了,以后估摸着他还能继续被自己压榨发光发热。这要是马上吃下去,皇叔回神来想明白了生气了怎么办?
    不过,无论如何,皇叔,谢谢你此番教诲,我们能做到的便是——

活在当下,珍惜眼前人。

前言
"羽还真!"
"陛下?"
"我要你给我做件东西。"
"这是---"
"不错,正是。"
"陛下你做这个是要?"
"废话怎么这么多,快去做!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
"喔。"

风刃独白
十年,你等了她十年,我等了你十年,孰不知,身旁亦有人等了我们十年……
天逸,且行且珍惜。

后续
"羽还真,其实我让你做隐身斗篷还有另一个用处。"
"这……还能拿来做什么?"
"笨蛋,当然是用来听墙角咯!"
尤其是没人得知伟大的羽皇殿下已经恢复了黄金双翼的时候。

今天你听了刃钰的墙角吗?
                           ——The End


作者废话时间
     好开心!虽然晚了一个月,但是终于如愿以偿搞了篇包含着逸真 刃钰 刃逸的Cp大乱燉叔侄君臣原作向清水暧昧文文结局出来,啊我真是太幸福了!老子多年不写,一写还是那个风格,开局鬼畜,中途小虐,结局发糖,一路轻松High到尾,姐就是喜欢甜文,爽文,把我家妖孽贱货的黄金翅膀和黑发,还有那开局尽在掌控之中的腹黑智商在线脑袋给我还来!顺道玩了回还真的斗篷梗〜大家不觉得羽皇躲在还真的斗篷下面听墙角很萌吗?

哈哈哈果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身为晋江老人,还是能发福利给自己吃的,尤其像我这样没节操爬墙党,同时萌着这四人的三对Cp这种特殊体质的,肚子里没点墨水,怎么喂饱自己呀哈哈!
    想当初姐迷上刃钰时翻遍百度也没找到几篇文,那个心情啊,坐在珠峰巅上冷得颤颤巍巍,终于自己写了刃钰,真是一,本,满,足呀!
    姐从来没写过宫廷戏,那些对话写得我哎哎自认小白,意思表达清楚就行,大家将就看,莫见笑。

 


评论(2)
热度(37)

© 一舞动璇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