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圈柯笑,不卡姜,古李,亮光,光亮脑洞瞎写存粮处。

柯柯20岁生日贺文:月圆人团圆

少年二十岁生日快乐!
赶天赶地终于在你生日这天赶出了文!
背景设定来自棋院AU仙魔不两立
此章CP:柯笑古李时珊不喜勿入。
一切都是作者YY,与真人无关!

中秋时节,金桂飘香,时越长身玉立于梅岭之巅,风拂衣摆,遥望远方群山蜿蜒似伏龙,感受天地浩瀚人若浮沙,便生出一份旷达悠远的心境来。
“小师叔,原来你在这儿啊!金姑娘登门拜访,你快去接客!”一活泼少年从山下竹林中窜出,黑眼眸子带着几分灵气不安分地转着,左右打量。随手拽了路边的一根狗尾巴草拿在手中把玩。
接……金姑娘到访应是为了联盟下面弈统分舵的公事进行接洽,竟被柯柯他说得如此暧昧!
“小师叔你怎么满脸通红?难不成你还真有什么非分之想?”哈哈,小师叔脸皮好薄,好容易欺负呀!自己以前怎么没注意到!
来人正是时越的小师侄柯洁,时越位居戒律堂首席,素来君子端方,走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禁欲路线,眼见着平素有几分修仙味道的小师叔此番竟然难得跟个二八情窦初开少年似的,面露羞赧神色,柯洁自是不愿错过这千载难逢的绝佳调侃时机!
“这么说来,小师叔一晃也到了该娶妻生子的年纪,金姑娘倒确实为可考虑的人选!”至少比起某些武功平平长相寡淡行事粗鲁的所谓江湖女侠,“金姑娘和小师叔看着就像一家人……我第一次见她,还以为是你男扮女装体验世情,可把我吓坏了!”
“柯柯,你最近功课做得如何?让我检验一二!”听他越说越离谱,最后还拿高洁如兰的金姑娘与自己相比,这岂不是暗喻金姑娘是……时越搜索脑海中柯洁曾提到过的词汇:丑猪,男人婆!顿觉火起,抽出屠龙刀便向他攻去!
“哎呦!小师叔,你不是教育我闯荡江湖要炼心,要君子慎独……你怎么一言不和就欺负小师侄啊!”柯洁眼急手快,第一招侧身闪避,第二招拔剑相抵,“开个玩笑,别这么一本正经……”小师叔也真是,叫他一声小师叔那是因为辈分,又不是因为年龄,作什么少年老成嘛!
时越见柯洁依旧一副嬉皮笑脸样,更是愤懑:
那几年给他灌输的文化课,这家伙都用到耍嘴皮子上去了!竟然把自己当初叮嘱他的话用来对付自己!很好,很好……
时越接连出招,招式沉稳大气魄力十足,而柯洁则身形灵活,翩若惊鸿矫若游龙,敏锐地躲过了若干大招,虽被几次巨幅震荡搞得衣服有些许破损,头上也沾了点沉灰,但整个人并无大碍。
“小师叔的功夫,一如既往的威力无匹啊!受教了受教了!”柯洁嘴皮子翻动,手上也没嫌着,抓住时越转瞬即逝的换招间隙,迅速近身,噼里啪啦劈头便是一套短打。
“唷!柯柯,你这是在哪儿学来的调调?”这时,远处有人翩然而至,“这近身缠斗,倒是有几番唐门宗主风格?”来者正是现任武林盟主,柯洁的师父古力。
“啊!师父,你干嘛!”面对古力加入战局,柯洁不满大嚷道。古力倒是对柯洁处变不惊,中途换招,挡得漂亮,感到吾心甚慰。
“柯柯,为师琢磨着平日那些挑战对你来说似乎简单了点!今日刚好试试,看你能否扛住我跟你小师叔合攻!”古力运剑大开大合,凌厉霸道毫不留情。
“师父,你不是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以和为贵并自诩温柔么?我最近都在学着以德服人,你们怎么还这么暴力!”柯洁腹背受敌,顿觉小命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开始寻思金蝉脱壳之计。
“柯柯,你退什么?我不是告诫过,不论深陷何种境地,都不能轻易放弃!”时越看到柯洁见势不妙想散,一个突步断了他的退路。
“说得好听,跟我对换试试!再打下去我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停停停,你们想玩的话,我去把笑笑找过来!”两个武功路数刚猛至极的男人合攻他,他招架得很辛苦好不好!他喜欢打架可不代表他喜欢被虐!柯洁的提议令古力时越微顿,而他则抓住这时机丢了烟雾弹就往山下疾驰而去。
待尘嚣散去,已不见其踪影。
“这小子,逃的倒挺快的!”古力翘起嘴角。其实想拦也不是拦不到,不过这小子今天好像无心恋战呐……
“嗯,比起上次交手,速度力量皆有提升,武技又进了一步!”时越收刀转身看向古力正色道,
“付师兄是不是料到了今日,才将他重托于你我!”
柯洁虽个性活泼跳脱,但练功勤勉,丝毫未曾懈怠,习得一身扎实的基本功。这些年他专注于武道,又四处无论是化名踢馆捣乱,或是正式拜访求教,世家名门三教九流皆有接触,集各色武学融会贯通,自成一派,若再加以时日淬炼,敛去少年略为浮躁的心性,则水到渠成……
“嗯!付兄真有远见,进秘境之前一番托付,倒使我捡了个便宜的聪明徒弟!最近这孩子闲的无聊,门派里能和他一战的长老又都各自忙碌,对他的邀约爱理不理,逼得他竟想出自缚右手的法子,同那些内弟子们玩闹,竟也胜多负少……柯柯日后江湖第一人名至实归!”古力欣慰一笑,语带夸耀。
“师兄倒是气度不凡,若真待他日被超越,你能甘心?”时越说着,见古力不发一语,知自己方才所言有些过了,纵如师兄这番侠义干云之人,也终究还是会有些许意难平吧?赶紧岔开话题,“倒是这小子此刻下山……”
“呵,他啊!估计是看上了你这山头,觉得是块宝地,又遇佳节便想他那挚友连笑,找个借口接人去了!”古力自然是了解柯洁的,徐徐说道,
“这几年,每逢初春这孩子都要赴那连家庄小住上半月,说是看梨花,咳咳……”
“是么,柯柯不知不觉也长大了……”时越视线望向柯洁消失方向。
“是啊,大了,不满我对小李天下第一,神之一手的评价,卯足劲要跟他决一胜负……”古力说着,想到自己将此事告知小李时:
“柯柯有些像你,都是自信直爽狂傲!”
“那我作为前辈,必须把他拉下马!”
不由摇头一叹,
“下次大比,估计会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吧!”
时越心领神会,
“他们会对上,难道不是你一手促成的么?”看到古力神情有些恍惚,知道他心有所思了,不由暗叹:怎么什么话题绕个圈子后都会转到李教主身上?能让豪爽洒脱的古盟主牵肠挂肚,魔教教主确实能耐大……
这时古力又发话,
“不提柯柯了!刚才那点小打小闹,连热身都不够……时越,听闻你这屠龙刀法最近又有精进,我俩再好好切磋切磋?”
“正有此意!”时越抽刀,与古力展开另一番激斗。

柯洁下了山,进廊庭,竟惊见一人白衣翩然似芝兰玉树端立于大堂,瞧见自己,便似朗朗皎月般笑了开来,美如画中仙。
柯洁顿住,不敢置信地揉了眼,确定后,立马如一只大犬扑了上去,“笑笑!”将来人抱满怀!撞得那人猝不及防,震掉了手中之物。
柯洁笑得灿烂,“我正琢磨着去寻你!你不在,方才师父师叔联合起来欺负我……”松手弯腰拾起那物,
咦?这是?
这山核桃微雕甚是精致小巧……一树梨花下坐两小人……这?“笑笑,你这妙物从何得来?”
“找人做的,本想你上月生辰时给你,但那位师傅前阵子生病了,便延了些时日……”来人正是连家庄少庄主连笑,他凝视着好友,轻扬唇角,勾出一抹浅浅笑容,温和柔软的声线缓缓述说,犹如三月清风徐来漾得柯洁满身舒坦。
“这是给我的生辰贺礼?”柯洁把玩着手中小物,越是琢磨越觉得此物有意思。
“嗯,不过先前已另外给了,这个便只能应景当中秋贺礼了!”连笑微微点头,眉眼含笑,抬扇指向一旁,
“这些给聂门,桃核是给你的,独一份!”
“笑笑……你真是……怎么就那么好呢!”“没想到你会来,我都没准备礼物……”柯洁伸手揪顶上头毛,言语间有懊恼之意。
“无妨……”连笑眸中蕴着一片温柔的星海,“柯柯,能见到你,便是最令人欣喜的事。”
柯洁回看他,眸里眉间的恼意遂化为喜意。

看到柯洁孤身一人回来,与连笑在一旁言笑晏晏,金珊脸有些苍白,眼神飘忽,握剑的手紧了又紧。果然,这样贸然拜访太过唐突,碰了软钉子?本以为那日……许是自己想多了罢!那样自律之人,素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又怎会为自己驻足停留……
“金姑娘,你别多心!我师叔知道你到访可开心了!方才他正和师父在一起!许是有盟内要事需商谈给稍微耽搁了些,你再等会儿!”这时,柯洁也察觉到了金珊的异样,连忙解释。
是么?终是不甘心这样离去,那再待片刻罢!金珊暗自咬牙,站到更僻静的地方等待……

与古力一战后,下山,当看到那抹气质淡然的身影时,时越内心猛然一跳,暗叹糟糕!被师兄一打岔,怎么忘了这事!无论于公于私让人家姑娘等候多时都是件多么恶劣的事啊!
“金姑娘……”时越上前微鞠一躬。
“时长老……”金珊也回了一礼。
“唷,金姑娘来了,时越好好款待人家,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先走一步!”古力是个明事理的,赶紧借故离开。
“小师叔,你终于出现了,金姑娘可等了你好久!你可得好好赔礼道歉啊!我给你说……”柯洁正要侃侃而谈,被连笑使了个眼色,偷拽了下衣袖,立马也回过神,“啊!想起来了!笑笑,随我去一处地方!小师叔,金姑娘,我们先告辞了!”
连笑行礼后与柯洁相携离去。

“时长老……金珊此次来得冒昧了……长老似乎另有要事在身……”金珊斟酌着说出口。
“没有,没有,姑娘来得正是时候……”时越赶紧回应。
“没有?时长老是说无要事在身?那我来得委实不巧,中午便到了……”而现下快至傍晚。金珊音色清清淡淡,客观地述说着一个事实。
“这……让姑娘久候,实是抱歉!”时越额头沁出冷汗,不知怎的竟瞧上桌上茶具,“时某以茶代酒自罚三杯,先干为尽!”
见他局促的样子,金珊心里不由好笑,久候不见人的幽怨也散了大半,这个人此刻会不安,是因为……自己可以小小期盼一下吗?
金珊浅勾唇角,微笑摆手,“时长老这道歉方式……这茶是全入了你的肚,与我有何干系?”顿了顿又道,“时长老这是刚下山渴了吧!”
“不是的,我……”时越闻言连忙放下自己手中茶杯,另取了个掺满水,双手奉上,“是时某考虑不周!金姑娘,请喝茶!”
“时长老不用这么客气……”金珊接过茶杯,轻抿小口,觉得此刻急得有些手足慌乱的时越真是可爱至极。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的啊,而是举止客套,彬彬有礼,真的是因为上次……?
那个平日素来进退得宜,礼数十足的自己到哪儿去了!时越对此刻的无措举动很是恼悔。想着要郑重道歉,以获金姑娘原谅,却……
不是没有和异性打过交道,以前无论正魔,他接触过的人并不少,可一向心平如镜的自己,对上她那双含着半分狡黠的明亮眼睛,不由自主就忆起上次七夕洛阳被迫与她独处时的情形,然后整个人就莫名紧张起来……
“那时长老现在是道歉完毕了?”明知道对方江湖声望地位远高于自己,可看到他那副紧张姿态,就是忍不住想要逗……
“三杯薄茶确是缺了诚意,姑娘饿了没,要不要食个月饼?有莲蓉,豆沙,伍仁……”
时越说着,金珊禁不住噗嗤笑出声来,“我不饿……”
“那,那依姑娘所言……”时越也不知此刻自己能做什么,只得将主导权交给金珊。
金珊内心挣扎了下,终于决定豁出去用两人方能听到的音量悄声言道,却是不敢抬头看他:“我觉得,不若将你赔来……”
时越瞬间脑内轰鸣,心跳如鼓,脸迅速烧红,身体微僵,话语断续,“金,金姑娘,我……方才的话,我没听清,你……”以前和江湖上女侠女魔头打过交道的不少,不是没人对他示好过,只是……她和别人不一样,自己是不是平素太过谨言慎行……以至于……有些话怎能让女孩子先开口呢?两人过往交集碎片般于脑海中闪烁,正当时越鼓足勇气准备表明心迹时,
“时长老可还记得上次七月初七你我被困洛阳塔一事……”金珊也是脸颊发烫,听时越这语气好像是要拒绝,连忙抛出别的话来。
“自是记得!”时越还沉浸在内心激荡之中,正是那日自己明悟……
“前日我再去探看时,在出口附近地下发现一蹊跷之处,”金珊又端起茶水喝了口,定了定心绪,“以我功力不敢往深探入,所以想请长老……”
“好,与你同去再闯一番便是!”原来是这个意思,时越松了口气,自己很愿意陪金姑娘再走上一趟……
看着这个望向自己,笑得半分愉悦半分局促羞赧的人,跟他说着熟悉的家乡话,慢慢聊开来,总是有默契的想法观点撞上,不经意间眼神的对接,能够感觉到他的惬意……
虽有数月未见,自己于他而言,好像也并不是先前等待时想象的那番云淡风轻……那么,慢慢来吧,先拐回洛阳再说!金珊暗下决定。

“小师叔乃风雅之人,洛阳老宅里养了好些牡丹,而梅山上则种了许多香桂……”柯洁拉着连笑走在去后山的路上,柯洁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心头想着,如今恰逢金秋时节,正好借花献佛带笑笑一览风景。
耶?好奇怪,为何感觉有好些植株像是被人碰触过,枝间的米色花簇也没了踪迹。小师叔的园子长期有专人打理,那花匠也算是以前江湖上排得上号的人物!照道理来说,不会出此纰漏才是!柯洁皱了皱眉,有些疑惑地挠了下头发。
“柯柯,你又在揪发……”连笑见状抬臂拉下柯洁在头上捣乱的手。虽然他头发多,但除毛也不是这个方法吧!
“笑笑,我昨天来的时候,花要多上许多,景致要美很多!”就这样看落花残景实是无趣!柯洁有些烦恼,那现在怎么办呢?
“对了,现在好像又到吃桂花糕的时节?”还记得去年玩游戏,笑笑被自己戏弄,被迫塞了满嘴的桂花糕,难得嘟着个脸,有趣极了!当然桂花糕也香甜可口就是了……
“你想吃,我让庄上的厨子做便是。”连笑温和应承。
“好耶,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今年还能看到嘟脸笑笑么?柯洁一想到就觉兴奋,摩拳擦掌。
“对了,反正连家庄离这儿近,我们干脆摘点桂花带回去吧!小师叔这边的,那可是吸取了天地精华孕育而生的非凡极品,比外面摊贩卖的品质上好多了!”柯洁提议。
连笑本想说庄上桂花也是自本家产业中精挑细选采摘得来,可见柯洁一副发现新大陆,兴高采烈做起采花大盗那雀跃样,到嘴边的话硬是咽下肚里去。
“笑笑,你还愣着干嘛?动手啊!一起摘!”柯洁见连笑杵着不动,过来用手肘杵了杵他。
“柯柯……我们摘花,不需要事先通秉一下时长老么?”这里毕竟是时长老的私人宅邸啊……连笑有些迟疑。
“等我们摘了再回去告诉他!小师叔和我那是换命的交情,摘点花不算多大的事!再说这些花嘛,迟早都要凋谢,不如我们物尽其用做了糕点还能大家尝,也算是死得其所了!”柯洁满不在乎地回复,
“笑笑,来,我们比试一下谁摘得快!”
“好吧!”毕竟是常与文人墨客交际的少庄主,拈花之事并非未曾做过,连笑自是轻车熟路,竟隐有后来居上的态势……
柯洁心下一急,手下暗运气劲,那袖口携风带浪便向桂树涌去……
而罡风过后桂树残花败叶样,令他瞬间懵了,
“遭了不好,似乎用力过猛!”羞愧得以五指捂脸。
“柯柯,这……”连笑自然也看到了,本想批评他几句,可看到柯洁耷拉了眉眼,手足无措像只委屈恹恹的大狗,说出来的话倒成了劝慰,“你也不是故意为之……我庄上奇花异草颇多,搬些赔与你小师叔便是!”
“笑笑你这要帮我还债?”柯洁放下手,静静地看着连笑,
“也未尝不可。”
“笑笑……”柯洁眼色复杂,“你总是这样……越是这样,我越不知道该如何……”终下了决心,除了手中所戴银镯,拉过连笑的右手,给他套上!
“柯柯,这是你家的……”这银镯不是他的传家之物么?!柯柯甚至开玩笑说这里面没准藏了一绝世神功待后人发掘!这礼太重,如何受得起!
“你收下吧!”见连笑欲除下镯子,柯洁慌忙按住他的手,急急补充:
“过阵子我需动身前去琼州……路途遥远,暂不知归期……你这身体……又不能奔波随行……说让它陪着太过矫情,倒是……戴着,他日让我的朋友见着了,或许可卖几分薄面也说不定!”
“那我先帮你保管好,待你平安归来,亲自来取!”连笑沉思片刻,言道。
“也好!”其实……“柯柯,你以后遇到最喜欢的人,便用这镯子套了她吧!”柯洁想起以前亲人的嘱咐,似乎这镯子的用途是……因为身体有疾,连笑身形比他消瘦,看着镯子在连笑白皙皓腕上晃动,柯洁心湖起了涟漪……他摇摇头,妄图甩掉心里莫名升起的不该有的绮思,自己再没有别的贵重东西可赠予了啊!笑笑是特别的……
柯柯,你这样……
连笑忆起前些日子某晚两人嬉闹情形,
“是不是悟出了打狗棒法?”
“还是得靠阿连多多点拨!”
“那我们梦里见……”
“原来我就是你日思夜想的人……”
当时没多想,为何现在思及,竟感觉……
连笑一点点抚过银镯的纹路,
柯柯,你再这样待我,我会误会的……

用完晚宴,古力一进屋便发现内有异样,至床榻旁挥剑欲刺,却发现躺着的那人是——
小李!
“白日里人声鼎沸,不想凑热闹!晚上清净,倒适合一聚!差点在你房间里睡着,可叫我好等!”从床上悠悠起身,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
就是不知道此处的桂酒能入口否?
靠得近了,古力嗅到他身上还沾了些许丹桂香气,李世石指着桌上一锦包,“到早了闲得无聊,摘了些,你看是否合适酿酒?”
桂花?这附近成片的桂花林唯有……古力挑眉扶额,小李,你可真会挑地方!
明明教中事务繁重,可……想见你了便来了……但你这欲言又止的踟蹰表情是什么事!
李世石蹙眉无意识地掐起虎口,“怎么,我不请自来,你不高兴?”抬头直视古力,眼神桀骜不满,像极了只要听不到满意答复立马离家出走,高贵叛逆的首领猫。
古力眉心一跳,心头认命:罢了,小李这人行事随心随性,少时离经叛道的做得多了,自己向来护他,总替他善后,相形之下,今天这件小事根本不值一提。不过赶明儿得给时越师弟个交代才是,且看如何按下去吧……想明白后,便顺开眉眼,神情满是温和宠溺,“小李想多了!中秋佳节你能前来,古某求之不得,怎会不欢迎呢?”
这还差不多!两人相识多年,古大盟主神色间的细微转换自是全然被李教主看在眼底。虽不知先前他心头惴惴考量的是什么,但见他此刻是真满心欢喜了,李猫也就被顺毛了。
“那酒呢?”李世石挑眉撅嘴,进入帝王猫等投喂模式。
“随我来!今日定陪你喝个痛快!”古力将他一把揽过,突的意识到什么,低头寻问,“小李晚上尚未用膳?”
“……没胃口.”还是被发现了。李世石瞅了古力一眼,细细独特的嗓音小声喃喃。
“那咋成!空腹喝酒伤身!我让厨房给你弄点宵夜……”
“不想吃。”这个时辰还弄这弄那的,不嫌麻烦?
“怎么可以不吃东西……”古力看到桌上小锦包,眼神一亮,“既然你摘了桂花,我命人煮碗桂花粥,你尝一下!”
“看你,比上次见时,更清减了!这脸都没二两肉!”伸手随意摸了两把李世石脸颊。
“古力,你!”李世石羞恼,自己好歹也是手握万千教徒生杀大权的一教之主,竟然被他就那么随便地占了便宜!
“我什么?乖,听话啊!”古力伸出右手搭上李世石的肩,握了握。
“那你叫厨房多煮点,我不习惯一个人吃……”被这个人满怀笑意注视着,不知怎的,就是发不起火来,声音是自己都未曾察觉的软萌。
过一会儿,食物上桌。
“不是说了只弄桂花粥,怎么还有菜……”
“这天下哪有光吃饭不吃菜的道理,来来来,小李,这白切鸡还有这时蔬应该比较合你口味!”古力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拉着李世石坐了下来,顺手夹了菜放李世石碗里,“尝尝!”
“古力……”李世石突然察觉到不对之处,“酒呢?”
“你先吃几口再说,这酒一上桌了,你就不吃饭了,那哪成!”古力自是懂得他心思,寻思着要怎么先诓骗着这绝食的人儿多吃两口!酒嘛,待会儿喝也是一样的……
李世石吃饭完毕,与古力对月畅饮,心头说不出的畅快:渴了,佳酿斥候着,乏了,高床软塌已备好……自己心烦不想吃东西,他也能耐着性子好生规劝,所以,还是有古力的地方好,见着他人就开心……

翌日
时越诚邀金珊鉴赏金桂园,却见满院狼藉残枝落叶遍地,只有泥土气息,毫无桂花飘香……听得花匠简述昨日情形,时越面色暗沉目光凌厉,内心有暴龙喷火咆哮!而肇事的一猫一犬早在用完早宴后,便已各自被其主拎走,逃离……
几日后,时越收到连家庄献来珍贵盆景若干,古盟主托人稍来奇木种子几把,此事暂表不提。

评论(48)
热度(38)
  1. 清水处理包工头一舞动璇玑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哥心里苦:你们倒是成双成对樽前月下,一个个的借花献佛,我呢?!我刀呢?

© 一舞动璇玑 | Powered by LOFTER